中国股市第一位散户

时间:2017年04月08日 09:01:20 中财网
  我之前曾预告过,每周将给广大散户讲讲中国股市发展史。今天就来讲讲中国股市第一位散户的真实故事。

  股票,这字眼在早年国人的眼里等同于洪水猛兽。年轻一代是从矛盾的《子夜》认知股票的,它是冒险家尔虞我诈豪赌的筹码。再后来,从封闭的媒体听到的是“血腥的华尔街”、“黑色的星期一”,股票又成了资本主义的专利,是资本家榨取劳动人民血汗的搅拌器。国人视股如虎,谈“股”色变。

  1985年冬春之交,乍暖还寒,天空中突响炸雷。上海市民翻开报纸,一则新闻跃然纸上:“延中实业公司将向社会公开发行股票。”在上海滩绝迹了30年的“鬼怪”,将要冲出潘多拉的魔盒,这消息不啻于无声处的惊雷。有人欣喜有人愁,有人称快有人咒,有人退避三舍有人跃跃欲试,更多的则是在犹豫彷徨。

  “咣当”一声响,谢海清起床时,撞倒了椅子,惊醒了妻子。妻拉开灯,看看钟,说:“才两点半。”谢海清边穿衣服边说:“心里想着股票睡不着,赶早去,争取排第一。”妻说:“这股票有这么俏吗?说不定根本没人要。”这是间只有八点三平米的小屋,用蓬荜增辉(棚壁增灰)来形容一点不过份。主人谢海清是上海计量局实验工厂的工人。年过不惑的他,是从报上偶然看到延中发股的消息。他不知股为何物,只记得父亲说过的一句话:“敢为天下先者,大都是赢家。”他取回了家里全部存款2600块钱,准备去碰碰运气。他把钱装进贴肉的内裤兜里,喝了两口妻子泡在开水瓶里的泡饭,便披星戴月,上了路。

  谢海清踩着自行车,辗碎一路薄冰,驶向静安寺的发售点。赶到此处,空无人迹,他看看表,刚好三点,果真排了第一,这是个好兆头。十分钟后,一辆小车嘎然而至,跳下两个穿军大衣的小伙。其中一位说:“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另一位却说:“我说吧,你当不了第一个吃螃蟹的。”

  谢海清想:螃蟹那是很贵的,同股票有甚瓜葛?渐渐地,人们仿佛从地下冒了出来,排起了一条长龙。天边尚未见鱼肚白,时间还早,后面的小伙子为混时间,聊起了股票的故事,谢海清扯长耳朵倾听着:“你听说‘橡皮股’的故事吗?我爷爷就是因此跳了黄浦江。”“哦,没听说,只听说买股票有风险,没听说要命的。你买延中,应该跳长江罗。”“谁跟你开玩笑,这是真的。1910年,英国人麦边在上海开了家橡皮公司,并公开向社会招股,他鼓吹在南洋群岛种植的橡胶能获巨额利润,蛊惑投资者不惜血本去抢购那些花花绿绿的纸,使橡皮股像橡皮一样被拉长,涨了26倍。麦边却且战且退,将手中的股票抛光后,卷巨款潜回了英国。消息传出,拉长的橡皮股票缩回,瀑布般一落千丈,成了用脚踢的废纸,多少人幻灭了,喊天不应,家破人亡。”

  谢海清听到这里,打了个寒战,心里一阵发紧。买股票原来有如此大的风险?难怪,他们说什么螃蟹?螃蟹是会钳人的呀!他有些后悔了。

  东方破晓,排队买股的长龙已看不见尾。这时,一个戴眼镜的男子,挤到跟前,对谢海清耳语道:“师傅,你这位置让不让?我出200块。”“什么?”谢海清有些动心,200块这在当时绝不是个小数,是他养活家人一个月工资。这时,又有一人挤过来,大声喊:“我出400块。”“我出500块……”喊的人多了,使谢海清如梦初醒,这个世界上第一个吃螃蟹的,虽然要冒被钳的风险,但最终还是尝到了螃蟹的美味。“不让。”谢海清声如洪钟:“出多少也不让!”1985年1月4日原定于八点钟发售的股票,终因购者踊跃,不得不提前半小时发售了。谢海清捷足先得,倾其积蓄买到51股面值50元的延中股票,成为中国公开发行购股的第一人。当他怀揣着花花绿绿的延中股票,忐忑步出发售点时,便被蜂拥而上的记者围住了,俨然像捧了大奖的明星。第二天,包括新华社在内的全国各大媒体都报道了中国首发股票的消息,他做梦也没想到一夜间会成为家喻户晓的人物。一位普通工人,同中国金融冲破坚冰开改革开放的先河一道被载入了史册。

  (苏渝,高级投资顾问,欢迎关注新浪微博,微信公众号chxy9888或苏渝抓牛股)
□ .苏.渝  .金.融.投.资.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