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对股民生死攸关的问题,他用了6008个字回答

时间:2017年10月27日 08:36:26 中财网
  股票投资有风险,遇到亏损十分正常。

  什么条件下可以死扛不卖?而什么条件下必须止损离场?对投资者而言,这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著名投资人邱国鹭给出了他的答案。

  本文全长6008字,几分钟即可读完。

  保罗琼斯是我最尊敬的对冲基金经理之一,他有一个座右铭,Losers average losers(傻冒才在亏损股上摊低成本)。

  保罗琼斯
  对于趋势投资者而言,止损不止赢是短线交易的第一法则,自不必多说。那么,对于价值投资者而言,应该如何对待亏损股呢?止损,死扛,还是越跌越买?

  要回答这个问题,先回顾一下卖股票的三个理由:
  1、基本面恶化;
  2、价格达到目标价;
  3、有更好的其他投资。

  换句话说,做价值投资买的就是便宜的好公司,所以卖出的原因就是:
  1、公司没有想象的好,
  2、不再便宜;
  3、还有其他更好更便宜的公司。

  这三个理由均与是否亏损无关。

  许多人潜意识中把买入成本当作决策依据之一,常见的两种极端行为:
  1)成本线上,一有风吹草动就锁定收益;成本线下,打死也不卖。

  2)成本线上无比激进,因为赚来的钱输了不心疼;成本线下无比保守,因为本钱亏一分也肉痛。这两种极端都是人性中的“心理帐户”在作祟。

  忘掉你的成本是成功投资的第一步。全市场除了你之外,没有人知道或关心你的买入成本,因此你的成本高低、是否亏损对股票的未来走势没有丝毫影响。

  保罗琼斯在判断哪些股票是Loser的时候,他并不是从自己的成本起算的,他是从股价的近期高点起算的----那才是人人都看得见的参照点。

  忘掉成本,也就不存在亏损股和盈利股的区别,也就不会总希望在哪里跌倒就从哪里爬起来。

  许多人在某个股票上亏了钱,总想从这只股票上赚回来,结果是在哪跌倒就在哪趴着,反而错过了很多其他机会。投资就是个不断比较不同股票的过程,与成本无关。

  熊市末期,价格已经显着低于价值了,常常吸引价值投资者买在底部的左侧,这时候止损就容易倒在黎明前的黑暗里了。然而,不止损,就有潜在的Ruin Risk(毁灭性风险)的问题,不可不慎。

  所以,不止损是有很严格的前提条件的:
  1、必须是避开了各种价值陷阱;
  2、所买的股票有足够安全边际;
  3、所承担的只是价格波动的风险而非本金永久性丧失的风险。

  之前写的几篇博客《价值陷阱》、《成长陷阱》、《安全边际》和《真假风险》其实就是试图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什么条件下可以死扛,而什么条件下必须止损。对投资者而言,这是个生死攸关的问题。

  比尔米勒在辉煌了15年之后晚节不保,在第16年把前15年的超额收益悉数退还给市场的前车之鉴,值得每个投资者深思。

  价值陷阱
  价值投资最需要的是坚守,最害怕的是坚守了不该坚守的。金融危机时花旗从55元跌至1元的过程中就深度套牢了无数盲目坚守的投资者。

  关键是要避开价值陷阱。所谓价值陷阱,指的是那些再便宜也不该买的股票,因为其持续恶化的基本面会使股票越跌越贵而不是越跌越便宜。

  有几类股票容易是价值陷阱:
  第一类是被技术进步淘汰的。

  这类股票未来利润很可能逐年走低甚至消失,即使PE再低也要警惕。例如数码相机发明之后,主业是胶卷的柯达的股价从14年前的90元一路跌到现在的3元多,就是标准的价值陷阱。所以价值投资者一般对技术变化快的行业特别谨慎。

  第二类是赢家通吃行业里的小公司。

  所谓赢家通吃,顾名思义就是行业老大老二抢了老五老六的饭碗。在全球化和互联网的时代,很多行业的集中度提高是大势所趋,行业龙头在品牌、渠道、客户黏度、成本等方面的优势只会越来越明显,这时,业内的小股票即使再便宜也可能是价值陷阱。

  第三类是分散的、重资产的夕阳产业。

  夕阳产业,意味着行业需求没增长了;重资产,意味着需求不增长的情况下产能无法退出(如退出,投入的资产就作废了);
  分散,意味着供过于求时行业可能无序竞争甚至价格战。因此,这类股票的便宜是假象,因为其利润可能将每况愈下。

  第四类是景气顶点的周期股。

  在经济扩张晚期,低PE的周期股也常是价值陷阱,因为此时的顶峰利润是不可持续的。

  所以周期股有时可以参考PB和PS等估值指标,在高PE时(谷底利润)买入,在低PE时(顶峰利润)卖出。另外,买卖周期股必须结合自上而下的宏观分析,不能只靠自下而上选股。

  第五类是那些有会计欺诈的公司。

  但是这类陷阱并不是价值股所特有,成长股中的欺诈行为更为普遍。

  这几类价值陷阱有个共性,那就是利润的不可持续性,因此,目前的便宜只是表象,基本面进一步恶化后就不便宜了。

  只要能够避开价值陷阱,投资可以很轻松:找到便宜的好公司,买入并持有,直到股价不再便宜时、或者发现公司品质没你想象的好时,卖出。这是一个蠢办法,但正如《美国士兵守则》所说,若一个蠢办法有效,那它就不蠢。

  成长陷阱
  许多人认为,买股票就是买未来,因此,成长是硬道理,要买就买成长股。的确,最牛的牛股一般都是成长股;然而,最熊的熊股也往往是“成长股”。

  许多国家(包括A股)的历史数据表明,高估值成长股的平均回报远不及低估值价值股。原因就在于成长陷阱(Growth Trap)比价值陷阱更常见。

  成功的成长投资需要能预测新技术走向的专业知识,能预判新企业成败的商业眼光,以及能预知未来行业格局的远见卓识。没有多年摸爬滚打的细分子行业研究经验和强大的专业团队支持,投资者就很容易陷入各种成长陷阱。

  估值过高
  最常见的成长陷阱是过高估值(Overpay),高估值的背后是高预期。对未来预期过高是人之本性,然而期望越高,失望越大。

  统计表明,高估值股票业绩不达预期的比率远高于低估值股票(中小板/创业板就是例证)。一旦成长故事不能实现,估值和盈利预期的双杀往往十分惨烈。

  技术路径踏空
  成长股经常处于新兴产业中,而这些产业(例如太阳能、汽车电池、手机支付等)常有不同技术路径之争。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