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通宏观姜超: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 以创新引领未来发展

时间:2018年04月11日 08:22:24 中财网
  摘要
  事件:4月10日上午,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召开,我们对题为《开放共创繁荣,创新引领未来》的主旨演讲解读如下:
  首先,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来自于40年前开启的改革开放。而如今面向未来,政府用更大力度的开放政策,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从开放制造业,到开放服务业和高端产业。每一次中国开放市场,对国内的企业都是一次涅槃重生的机会。过去我们首先开放的是钢铁、基建等一般制造业,而在充分竞争之后,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的工厂。这一次我们开放的是中国经济以后转型的两大方向,一是服务业,放宽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行业外资股比和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二是高端制造业,尽快放宽汽车、船舶、飞机等少数行业外资限制。这意味着中国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的竞争有望加剧,而这些产业的效率有望得到提升。

  从鼓励出口,到主动扩大进口。过去我们在发展的早期,开放政策以鼓励出口为主,部分原因是内需不足,需要靠外需拉动经济。但如今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靠内需发展经济已经越来越有底气,因此可以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主动扩大进口,促进经常项目收支平衡。11月将在上海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也表明了中国增加进口的诚意。而增加进口,尤其是国外的优质产品进口,也可以倒逼国内企业提高产品质量。比如说演讲中提到的降低汽车进口关税,目前我国进口汽车的平均价格为4.11万美元,而国内汽车的平均售价约为2万美元,进口车价格比国内汽车售价高一倍,意味着进口汽车相对而言更高端,如果能够降低进口车的售价,也能倒逼国内车企向高端市场转型,提高产品质量,也为居民消费升级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

  其次,以创新引领未来发展。过去40年,中国经济处于起步阶段,产业的发展以模仿为主,靠的是劳动力成本低的比较优势。但如今我国已经实现了工业化,人口红利在消失,但工程师红利在崛起,未来工业化的赶超靠的就是创新,因此建立激励创新的制度环境,对于未来中国的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

  改善投资环境,政府简政放权市场。过去中国是靠优惠政策吸引外资,而以后是靠改善投资环境来吸引外资。通过负面清单制度,可以实现外资以及民营企业的国民待遇。而今年政府机构改革之后,新成立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机构有助于进一步简政放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面向未来,中国经济将向服务业和创新产业转型,而这两大产业的核心是人力资本,靠专业知识在驱动,因此保护知识产权是提高中国竞争力的最大激励。通过重新组建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提高违法成本,可以显著增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最后,加大开放和激励创新,有助于缓和贸易争端。我们宣布开放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目前的竞争优势所在,因此开放这些产业有助于平衡中美等国的贸易顺差。而建立激励创新的机制,保护知识产权,也是美国这一次发动中美贸易战的核心诉求。我们相信,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打贸易战只会双输,而只有开放和合作才能走向双赢!

  2018年4月10日上午,博鳌亚洲论坛2018年年会开幕式召开,我们对题为《开放共创繁荣,创新引领未来》的主旨演讲解读如下:
  1。改革开放进入新阶段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取得了巨大的成就,我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第一大工业国,来自于40年前开启的改革开放。而如今面向未来,政府用更大力度的开放政策,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

  1.1 从制造业开放到服务业和高端产业开放
  总结过去十多年外资准入,经历了“从制造业到服务业,从重工业到高端产业”的过程。加入WTO后,我国对外资的市场准入经历了逐步有序的放开过程,从国家发改委发布的《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来看,大体上遵循着从制造业放开到服务业准入的过渡,在制造业内部,由重投资的基建、钢铁等行业逐渐过渡到重技术的高端制造行业。目前对服务业和少数制造业外商投资限制的放开也是在履行我国加入WTO的承诺。

  每一次中国开放市场,对国内的企业都是一次涅槃重生的机会。过去我们首先开放的是钢铁、基建等一般制造业,而在充分竞争之后,中国已经成为全球制造业的工厂。这一次我们开放的是中国经济以后转型的两大方向,一是服务业,放宽银行、证券、保险等金融行业外资股比和设立限制,扩大外资金融机构在华业务范围。二是高端制造业,尽快放宽汽车、船舶、飞机等少数行业外资限制。这意味着中国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的竞争有望加剧,而这些产业的效率有望得到提升。


  1.2 从鼓励出口到主动扩大进口
  过去我们在发展的早期,开放政策以鼓励出口为主,部分原因是内需不足,需要靠外需拉动经济。但如今我们已经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靠内需发展经济已经越来越有底气,因此可以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主动扩大进口,促进经常项目收支平衡。11月将在上海举办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也表明了中国增加进口的诚意。

  扩大进口从“积极”到“主动”。值得注意的是,在今年3月全国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对于扩大进口的表述是“积极扩大进口”,而此次进一步明确为“主动扩大进口”,较前者更为积极,表明我国进口政策正在发生实质变化。

  扩大进口主要通过降低关税的形式,这一举措的影响不容忽视。2017年我国已经降低了187种产品进口关税的税率,而未来仍将继续加大降关税力度。演讲中重点提到了降低汽车进口关税,目前我国汽车进口关税税率为25%,与美国2.5%的关税税率相比存在较为可观的调整空间。根据顾振华等(2016)的估算,我国汽车行业进口需求弹性约为-3,而通过2017年进口数量和金额推算,汽车平均进口价格约为4.11万美元/辆。假设汽车进口关税下调幅度为5%,则会带来进口数量提升15%,约升至142万辆,相应进口金额也会升至约553亿美元,增长幅度约为9.3%。


  我国城镇居民人均耐用品保有量接近饱和,消费正由物质消费向品质消费转变,汽车行业本身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2017年汽车行业整体增速几乎为零,但SUV型汽车的增速依然接近20%,新能源汽车的增速更是接近50%。

  目前我国进口汽车的平均价格为4.11万美元,而国内汽车的平均售价约为2万美元,进口车价格比国内汽车售价高一倍,意味着进口汽车相对而言更高端,如果能够降低进口车的售价,也能倒逼国内车企向高端市场转型,提高产品质量,也为居民消费升级提供更好的产品体验。


  2。创新引领未来发展
  过去40年,中国经济处于起步阶段,产业的发展以模仿为主,靠的是劳动力成本低的比较优势。但如今我国已经实现了工业化,人口红利在消失,但工程师红利在崛起,未来工业化的赶超靠的就是创新,因此建立激励创新的制度环境,对于未来中国的高质量发展至关重要。

  2.1 改善投资环境,政府简政放权
  过去中国是靠优惠政策吸引外资,而以后是靠改善投资环境来吸引外资。通过负面清单制度,可以实现外资以及民营企业的国民待遇。而今年政府机构改革之后,新成立的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机构有助于进一步简政放权,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


  2.2 加强知识产权保护
  面向未来,中国经济将向服务业和创新产业转型,而这两大产业的核心是人力资本,靠专业知识在驱动,因此保护知识产权是提高中国竞争力的最大激励。通过重新组建了国家知识产权局,完善执法力量,加大执法力度,提高违法成本,可以显著增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

  我们认为,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在对内、对外两方面均有重要意义。

  对外回应了中美贸易战中美国的贸易诉求,有助于解决贸易争端。美国援引其国内“301 条款”发动对中国的贸易战,主要理由就是针对中国在技术转让、知识产权方面有疑虑,因此中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有助于缓解中美贸易争端。


  对内则符合经济从高速增长阶段转向高质量发展阶段,增长动力从劳动力、资本为主转向更注重创新驱动的现实。创新发展依赖于知识产权与人力资本,2017年我国专利申请量已达370万件、授权量已突破180万件,均位居世界第一。加强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将形成对创新的正向激励,是配合经济动能转换的题中应有之义。


  3。开放合作共赢,贸易争端缓和
  我们认为,扩大对外开放的目的之一在于促进改革。国内市场的进一步放开令竞争格局加剧,外资企业进入短期会对行业形成冲击,但当年加入WTO让中国成为全球制造业工厂,目前我国企业实力远胜当年,以华为为代表的优秀企业加强海外战略布局,而开放将进一步提高行业整体的国际竞争力,避免企业满足于国内的“温室环境”,倒逼企业通过创新来提高效率。

  同时,鼓励进口、开放服务业,也有助于平衡贸易顺差,缓和中美之间的贸易冲突。演讲明确提出,中国不以追求贸易顺差为目标。从美国出口到中国的产品结构中,比重最大的就是飞机、汽车和大豆,占美国对中国总出口的30%以上,三大类商品对中国的出口额就占美国所有商品出口总额的2.8%,并且,美国的比较优势在于服务贸易而不是商品贸易。我们宣布开放服务业和高端制造业,是美国等发达国家目前的竞争优势所在,因此开放这些产业有助于平衡中美等国的贸易顺差。而建立激励创新的机制,保护知识产权,也是美国这一次发动中美贸易战的核心诉求。我们相信,中美作为全球最大的两个经济体,打贸易战只会双输,而只有开放和合作才能走向双赢!(微信公众号 姜超宏观债券研究)
□ .姜.超. .陈.兴. .于.博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