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0万印度人疯抢6万份工作,加班至死,这才是真正的就业崩溃!

时间:2019年01月11日 14:22:40 中财网
  总有一些理由让我们一再失眠。

  对这届年轻人来说,担心发年终奖之前被裁员,最近成为了失眠的最大理由。

  这个话题杀伤力,甚至稳超“被父母强迫相亲”和“押一付三”。

  对于隔壁印度人来说,最近失眠的理由是,半夜就得爬起来排队找工作——关于印度就业竞争惨烈的状况,新闻标题是这么形容的:印度铁路招聘6.3万个岗位,有1900万人申请。

  光标题里这些数字,就让人感受到“人艰不拆”。

  一个来自印度农村的小伙子,他的找工作事迹是这样的——
  来到首都的第一晚,这位小伙子在火车站打个地铺就过了一夜。

  等到清晨7:35分的时候,一位门卫举着扩音喇叭,招呼1900万应聘者准备考试。

  这1900万人竞争的既不是公务员,也不是高薪职位,他们应聘的职位是印度铁路的非正式员工,比如临时帮手,搬运工,清洁工,看门员,助理级的扳道工。

  6.3万个岗位1900万的应聘者,也就是说,平均300多人抢一份工作。

  但这并不是偶然。

  在我们看不到的地方,无数的就业残酷的情景,其实都真实存在着,而且已经重复上演了很多年。

  1
  印度年轻人:
  连续两年就业0增长,
  遍地都是高学历乞丐
  没有人知道印度人为了找份工作有多努力。

  中国人考试最疯狂的时候,也就是提前去图书馆占个座,而印度人为了招聘考试不仅要抢占图书馆,还要包围图书馆。

  在印度海德拉巴,每天深夜都有几百个人来这里准备应聘考试。

  自己带着椅子,走的时候就拴在图书馆大楼的铁栅栏上。

  印度有13.26亿的人口,这么多的年轻劳动力,在数量和质量上,已经远胜许多已经开始步入老龄化社会的国家,要说人口红利,谁都比不了。

  但他们为印度创造多少价值呢?

  一个尴尬的现实是:印度市场根本提供不了这么多工作机会。

  2017年,印度已经有四分之三的人处于脆弱就业状态。不仅没有工作可以提供,就算是印度引以为傲的IT行业,也崩溃了。

  2017年底印度的信息科技公司就开启了一次历史上最大规模裁员,大量公司解雇现有员工,20万就业岗位岌岌可危。

  一个月里,印度七家大型IT公司一共裁掉了56,000名工程师,堪称“大屠杀式”裁员。

  到了2018年,印度就业市场增长几乎为零,10月失业率甚至上升至两年来最高点,社会上出现了大量的高学历乞丐。

  孟买警署在去年面向社会招聘了1137个保安,而且没有编制,一个月2.5万卢比(相当于2500人民币),招聘简章中明确声明本岗位的学历要求为“高中及以上学历”。

  没想到,一下子收到了20万份申请表!

  其中本科学历的不计其数,居然还出现了167个人有MBA学位,543个人有商科硕士的学历,34个计算机硕士高材生,159个理学硕士,还有3个医生。

  结果,在印度的各大体检点,出现了这样的景观:
  每天超过9000人参加应聘城管的体能测试,这些医生、管理学硕士、计算机高材生在操场上比赛1600长跑、铅球、引体向上......
  不正常的激烈竞争,让招聘的警署心里都不是滋味,“看到那么多有工程师背景的年轻人应聘公务员,我感到痛心。我们的基建如地铁和道路那么差,那些领域更需要他们”。

  印度的就业伤疤,已经发展到溃烂流脓的阶段。

  就在昨天,印度终于爆发了有史以来最大的一次游行,2亿人走上街头抗议,交通彻底瘫痪,要求政府提供就业机会、提供最基本的失业保障。

  2
  日本年轻人:
  要么”加班到死“
  要么当”平成废物“
  如果说印度重新定义了什么叫“就业难”,那日本就重新定义了什么才是“加班”。

  在日本,上班要想不迟到,早起是不够的,还得有豁出命去挤地铁的魄力,因为日本上班高峰期的地铁永远都不会出现“下一趟会人少点"的情况。

  日本人秉承“生活就是工作、工作就是生活”的价值观,劳动时长一直位居世界前列,被人称为“社畜”。

  社畜用来比喻舍弃自尊、为公司做牛做马,经常会身兼多职,被上司当狗一样来使唤和压榨的底层上班族。

  有人把日本上班族和囚犯做了一个对比,结果囚犯完胜。

  在日本的地铁,你总能遇到走着走着轰然倒地的年轻人,他们可能刚在办公室奋战了几个通宵,累晕了。

  接近1/4的企业要求员工每月加班时间超过80个小时,加班在日本就代表“勤勉”,加班越疯狂,被提拔和表扬的机会越大。

  如果因为加班生病,日本人的第一反应是:绝对不能让公司发现。

  生病不是大事儿,失业是才大事儿。从不间断的加班,社畜已经不能形容这种疯狂程度,日本职场就诞生了第二个词:过劳死。

  2010年至2015年,日本发生了368起过劳死事件。其中40岁左右男性,29岁以下女性自杀比例最高。

  到了2016年,一年过劳死(包括自杀未遂)人数,就飙到了191人。

  因为这种接近疯狂的职场竞争,让整个日本出现两个尴尬的后果:
  1. 严重“变态”的人口结构
  拼命投入到工作中,连吃饭和睡觉都草草了事,更别提性生活了。于是,出生的人口越来越少,老龄化越来越严重。

  2018年日本死亡人数将达到创纪录的136.9万人,也就是说,日本人口总量要净减少44.8万人,同样是有史以来的最高记录。

  有37%的日本年轻人计划:不结婚,不生娃,一直工作到年老死去。

  2. “平成废物”越来越多
  有些日本人受不了加班到死的压力,干脆就做个废物。

  平成废物是出生于1989年之后的日本青年,与中国的90后基本是同代人。他们不想工作,不愿负债,懒得恋爱,对生活基本上0欲望.....
  “宅”就是人生唯一的爱好,泡面和电脑就能满足一切。

  3
  中国年轻人:
  一边崩溃,一边自愈
  回到中国,六成的90后已经步入职场,剩下的四成也是踏进了半只脚。

  这些步入职场的90后其实幸福指数也很低:深圳斗鱼,连裁员通知都没有,口头告知员工后,直接断掉写字楼的水电;知乎的员工,早晨改bug,下午被裁员,美团更狠,3分钟裁员,不用交接,即签即走。

  虽然没有像印度一样出现高学历乞丐、或者像日本一样的社畜文化,但这届的中国年轻人还是没躲掉两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是:不敢生
  90后人口总数比80后少23%,00后又比90后少16%,前几天,“中国人口负增长了”这个短句,上了微博热搜。

  在全面二胎政策开放后的一份统计图里,确实二孩生育率明显上升,但问题是,一孩生育率却大幅下降了。

  什么意思呢,就是愿意生孩子的不介意多生一个,但问题在于,那些不愿意生孩子的,无论怎么开放政策,他们就是不愿意生孩子。

  不但不愿意生孩子,其中不少人可能连婚都不想结。

  第二个关键词是:高负债
  90后有一个数据高的吓人,负债额是月收入的18.5倍。

  据不完全统计:49.15%的用户每月的消费贷款(不含房贷、车贷)占当月收入的三成以上。更有4.25%的用户每月贷款额度占实际到手收入的100%以上。

  而加上房贷、车贷后,有5.44%的用户每月贷款金额比到手工资还高。

  也就是说他们中有的人即使把全部工资都拿来偿还当月的应还贷款,都不够!

  这个社会日渐板结的土壤,正向一块巨大无比的岩石碾碎,但好在全世界的年轻人都有那点卯足劲儿破土而出的倔。

  印度的年轻人们还没有因为300分之一的就业名额而放弃找工作,东京的年轻人们还在挤着300%的满载率的地铁,中国的年轻人们还在北上广和回老家之间进退两难......
  全世界的年轻人,谁不是在一边崩溃,一边自愈;一边流泪,一边回血?

  马云前两天对年轻人说,2019年管他好坏,只做好自己,如果这句话分量还不够,就再加上雷军昨天晚上在发布会上的那一句:
  生死看淡,
  不服就干啊!(微.信.公.众.号.金.错.刀)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