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难当:去年A股400位董事长离职

时间:2019年02月12日 08:03:51 中财网
  摘要:这相当于每9家上市公司中就有1家换了董事长。这其中,有的是因为工作岗位调动,有的是由于重大资产重组,也有的是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或直接涉嫌犯罪。另外,还有几位董事长失联了。

  权利和义务从来都是对等的。
  “董事长”这个看上去光鲜亮丽的职位背后,所承担的压力和孤独也是普通员工难以想象的。

  第一财经记者近日根据上市公司公告不完全统计显示:在A股3600家上市公司中,去年,就有超过400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离任,相当于每9家上市公司中就有1家换了董事长。这其中,有的是主动辞职,有的被动辞职,有的换届离职,也有诸如失联等非正常离职。

  不仅如此,一旦上市公司的董秘职位空缺超过3个月,董事长还要劳烦代行董秘的职责,统计显示:沪深两市就有近40位董事长同时身兼董秘一职。

  好听不好当的董事长
  辞职的董事长当中,有的是因为工作岗位调动的关系,比如厦门港务的董事长柯东由于工作岗位调整,根据规定和组织安排,柯东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职务。

  事实上,工作调动这也是上市公司董事长变动的主要原因之一。在金融领域,掌舵西部证券近13年的董事长刘建武也在去年“因工作安排变动原因”已提交书面辞职。刘建武下一站是西部利得基金,担任西部利得基金董事长一职,西部利得基金是西部证券控股子公司。

  有的上市公司是由于重大资产重组导致控股股东变更,故而原公司董事长挥泪告别,比如利德曼因控股股东变更,其董事长、董事JIN ZHAO SHEN(沈今钊)、董事丁耀良、独立董事黄振中、常明以及监事会主席张雅丽分别递交了辞职报告。

  骅威文化同样如此,其公告称,为了进一步完善上市公司体系的治理结构,引进新的管理资源,配合公司控股股东的顺利交接工作,郭卓才申请辞去公司董事、董事长、法定代表人和董事会战略委员会委员等职务,此后,副董事长、总经理郭祥彬、董事会秘书、副总经理刘先知以及证券事务代表谢巧纯也分别辞职。

  也有的董事长是因为个人原因,比如身体原因而辞职,然而,有些“身体原因”的背后也蕴含了更为深层次的原因,比如,债务违约、涉及诉讼,业绩连跌等等。

  在辞职的董事长当中,不乏上市公司的创始人,他们曾经穿越风雨,砥砺前行,才将公司推上了资本市场。

  比如,凯利泰的创始人之一、董事长秦杰于去年12月辞职, 公告称,自上市以来,凯利泰在秦杰董事长的带领下,从一家单一产品的公司成长为一家脊柱微创、创伤、运动医学多产品线的平台型公司,业务初具规模。

  光华科技去年2月公告称,其创始人郑创发因个人对工作和生活安排的原因,申请辞去第三届董事会董事、董事长职务。

  另外,去年还有4位董事长逝世,包括三角轮胎的董事长丁玉华、金盾股份董事长周建灿、朗科智能的开创者、董事长、总经理刘显武、以及聚飞光电的开创者、董事长邢其彬。

  所谓“家有千口主事一人”,偌大一家上市公司突然失了“主事人”,倘若此前没做好安排,则会带来后续问题。

  金盾股份披露的关于周建灿去世以来相关情况的说明中指出:原董事长的去世,相继引发出一系列后续事件,周建灿控制的金盾集团及相关企业已进入破产程序。经初步统计,周建灿、金盾集团及相关企业涉及到的债务总额约为98.99亿元,其中公司被牵涉到的债务及担保金额约为29.11亿元。

  处罚、犯罪和跑路
  另外,沪深两市还有近25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因为各种原因受到监管部门的处罚或直接涉嫌犯罪。

  青龙管业因对年报及半年报业绩预告修正了太多次,董事长被请去监管谈话;汇洁股份董事长吕兴平、春兴精工董事长孙洁晓、金发科技董事长袁志敏等因涉嫌内幕交易,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

  而凯瑞德董事长张培峰和监事会主席饶大程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案被执行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广安爱众公告称,其于2018年3月12日接到控股股东爱众集团《关于停止罗庆红同志职务并提议召开临时董事会的函》,该函告知,因罗庆红同志涉嫌违纪违法,经上级组织研究,决定停止其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职务,爱众集团同时建议推举公司董事袁晓林同志代为主持公司党委工作,并代行董事长职责,主持董事会工作。

  此外,读者传媒原董事长王永生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甘肃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不再担任公司董事、董事长。

  *ST皇台法定代表人胡振平收到了《限制高消费令》,被限制以公司财产支付高消费,原因是涉及借款合同纠纷。

  另外,还有几位董事长失联了。

  比如泰合健康5月初公告称无法与董事长王仁果先生取得直接联系,11月公告称,王仁果已正常履职。

  南风股份董事长、总经理杨子善自2018年5月3日后失联,留下一堆债务,公告显示,上市公司初步了解到涉及杨子善除股票质押的个人借款约3.6亿元(未牵涉公司)外,还可能存在冒用公司名义作为借款人或担保人的债务金额约3.8亿元(未经核实)以及其他未牵涉公司的个人债务(具体金额不详)。

  斯太尔的董事长李晓振也一度失联状态,后来才知道因涉及一桩经济纠纷,李晓振作为曾经当事人,被公安局强制拘留协助调查。

  除此以外,董事长们还十分繁忙,一旦上市公司的董秘职位空缺超过3个月,董事长还要代行董秘的职责,第一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显示:沪深两市就有近40家上市公司发布了关于公司董事长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的公告。

  比如,烽火电子公告称,其董事长唐大楷代行董事会秘书职责,直至公司聘任新的董事会秘书。(第.一.财.经.)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