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康得“保卫战”:大股东和“肖侯”决裂 股民该支持谁?

时间:2019年06月20日 21:31:08 中财网


  上任不足5个月,*ST康得(002450)董事长肖鹏与大股东康得集团决裂,双方隔空“开战”。

  6月18日晚,ST康得公告称,康得集团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罢免董事长肖鹏及董秘侯向京。6月19日,康得集团通过官网直指ST康得现任管理团队及董事会“在引入战略投资人及资金、改善公司经营状况等核心工作目标方面均未有进展。”

  而在6月20日凌晨,*ST康得官方微信开始反击。在《致康得新公众股东书》中,肖鹏、侯向京措辞激烈的表示,“现任董事长及管理层将同侵占公司资金的大股东彻底切割”,“决不让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继续把持公司为非作歹”。

  在大股东和管理层之间,究竟该支持谁?夹在中间的中小投资者纠结中。有投资者建议,涉事两方都给出挽救*ST康得的实际方案,“要赢得支持,就拿出实际方案来比拼投票。”

  【大股东“宣战”】
  要免去肖鹏、侯向京董事职务
  康得集团与*ST康得管理层的矛盾,半个月前就已显现。

  在6月6日举行的年度股东大会上,康得集团对10项议案全部投了反对票,最终10项议案全部未获通过。


  6月18日晚,*ST康得公告称收到通知,康得集团提议召开2019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持股24.05%的康得集团提出三项议案:

  1。《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肖鹏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
  2。《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侯向京先生董事职务的议案》;
  3。《关于提请股东大会选举公司独立董事的议案》
  提名王德瑞先生、王筱楠女士、梁振东先生为康得新复合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

  事实上,肖鹏和侯向京当初正是由康得集团提名,如今不足5个月,双方就反目成仇。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康得集团6月19日在官方网站上发布相关说明,称此举是“经过审慎考虑做出的重要决定。”

  “康得新现任管理团队及现任董事会分别于2019年1月29日及2019年2月27日履职上市公司,至今四月有余,现任团队在引入战略投资人及资金、改善公司经营状况等核心工作目标方面均未有进展。”康得集团称,当前须采取务实措施,引入真正有实力的战略合作伙伴,同时通过改组董事会及经营管理团队来恢复及强化公司整体经营管理能力,方能切实改善康得新的经营现状,保证其逐步恢复至正常经营,维护广大投资者的利益,“如若不尽快采取务实有效的措施,将会导致上市公司经营状况进一步恶化,错过挽救上市公司的最佳时机。”

  康得集团强调称,坚信通过本次董事会改组,“实现帮助上市公司尽快走出困境、回归正常经营,以及稳定市场、维护广大投资者利益的核心目标。”

  【管理层“反击”】
  决不让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为非作歹
  就在6月20日凌晨,*ST康得官方微信发布“不辱使命,挑战不公——致康得新公众股东书”,该文署名为“肖鹏、侯向京”。相比康得集团的声明,两人“反击”的措辞更加犀利。


  “当前,上市公司被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掏空已是中国资本市场的常见现象,其症结在于缺少市场化的机制阻止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的违法行为。” 肖鹏和侯向京在文中称,“康得新最近发生的罢免事件就足以证明:任何敢于向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说不的人,都将被罢黜。他们以股权优势,有恃无恐;如此顽疾,积重难返。”

  “在我们刚刚要对大股东侵占行为依法采取惩戒措施的时候,即发生了大股东提案罢免事件。”两人在公开信中强调称,“如果任由他们得逞,我们终将无法为公司、为广大股民、为中国资本市场的净化发声与出力。”

  肖鹏、侯向京“硬怼”康得集团,“我们决定,不辱使命,挑战不公,充分利用法律法规赋予我们的权利,决不让掏空上市公司的大股东、实际控制人继续把持公司为非作歹。我们亦有决心,带领康得新走出困境,成为中国资本市场中维护上市公司利益和社会公众股东利益的星星之火。”

  而就在此前一天,*ST康得在官方微信发布澄清声明时称,目前公司未正式收到任何关于处置康得新的方案,若有新的进展将及时披露。

  【最新进展】
  *ST康得宣布限制康得集团股东权利

  就在6月20日晚间,*ST康得发布公告,宣布董事会6月20日审议通过《关于公司限制康得投资集团有限公司股东权利的议案》。公告显示, 本次会议由董事长肖鹏先生主持,实际出席会议的董事6人,其中现任康得集团副总裁的关联董事纪福星回避表决,因此实际参与表决的董事5人。

  *ST康得在公告中表示,鉴于公司控股股东康得集团存在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及信息披露违规行为,根据有关法律及《公司章程》第39条规定, 公司董事会决定依法冻结康得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票,依法限制其相关权利,同时责成公司管理层依法提起司法冻结程序。

据记者注意到,独立董事杨光裕同意,但要求公司“请依据公司章程规定及监管机构对上市公司法规要求办理”。

  而来自“中植系”的董事余瑶反对。余瑶称,董事会提出的议案中关于限制实际控制人提案权及表决权的内容既于法无据,公司章程中也没相关规定,同时这也不是董事会的法定职权,董事会无权做出相关表决。她同时表示,“本次董事会会议在宣读完议题后即被主持人宣布结束,并立即要求董事进行表决,提案并未经过充分讨论,程序上违反规定。”

  对此*ST康得回应称,表上述实现已进行充分的讨论、沟通。

  【投资者声音】
  希望大股东和管理层拿方案来比拼投票

  有分析人士称,大股东与两位董事的矛盾根源在于,现有董事会是危机中各方妥协的产物,大股东与经理人没有明确的委托代理关系,大股东无法有效约束经理人,经理人也不对大股东负责。也正是因此,双方的矛盾必可避免。

  对于康得集团与*ST康得管理层之间“鱼死网破”般的“战争”,中小投资者一时间也想不好该支持谁。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注意到,有不少投资者质疑现任董事会及管理层“打压股价”、“这么长时间了,一个利好的消息都没有”、“毫无作为”。而*ST康得在6月20日凌晨发布的一篇文章中也给出了回应,“现任管理层出于谨慎和保护二级市场中小股东的目的,在每次公告前都与监管部门交流,尽可能减少公司震荡和中小股东的损失。但公司要健康有序发展,现任管理层需要交代、而前任管理层未交代又应交代的事太多,导致利空‘堰塞湖’溃塌。现任管理层的善意和努力未能被中小股东知悉,导致部分中小股东误解其在打压股价。如果现任管理层还像前任那样拼命营造一个没有相应生产经营能力做支撑、虚空的公司股价,一旦泡沫崩塌,广大中小股东将再无全身而退的可能。”

  对于康得集团,部分中小投资者也有微词,投资者希望康得集团能主动说明占资问题以及122亿元的去向,在这样的前提下,给出解决方案来推动*ST康得危机的化解。

  证券时报·e公司记者就此与6月20日拨打康得集团及*ST康得电话,希望就相关情况进行采访,但康得集团电话无人接听,*ST康得电话则一直处于通话中。记者也摘录了部分投资者的声音。

  声音1:要赢得支持,就拿出实际方案来比拼投票。

  声音2:肖、候一定是经过了深思熟虑,并权衡了利弊得失才做出反击的。如果肖侯手中没有一点筹码,想赢得这次反击很难。他们应该会拿出一个有利于中小股东利益的解决方案,来争取中小股东对他们的支持。而钟玉为了成功罢免肖。候,应该也会公布战投方案。大戏接近尾声,大家珍惜手中的筹码。

  声音3:肖、侯和钟玉谁能拿出更好的解决问题方法,表达出真正解决问题的诚意,我们就支持谁。

  声音4:我们中小股东的态度很明确:谁能更好的维护中小股东利益,我们就支持谁!谁能更快的解决问题,我们就支持谁!

  声音5:大股东在股东大会之前不拿出实质性利好,会把股东大会开成闹剧的,我很有信心钟玉一定会拿出诚意来的。

  附:
  【*ST康得重要事件一览】
  2019年1月15日
  2018年度第一期超短融未按期足额偿付本息,构成实质违约。

  1月22日
  因主要银行账号被冻结,康得新变为“ST康得新”。

  2月11日
  董事长钟玉宣布辞职
  3月1日
  肖鹏、侯向京正式进入董事会。

  4月30日
  2018年年报遭遇“非标”,董监高纷纷表示无法确保年报内容真实,存放在北京银行的122亿元现金“失踪”。

  5月6日
  康得新股票被实行“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股票简称变更为“*ST康得”。

  5月12日
  康得集团董事长、*ST康得实控人钟玉被张家港警方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康得集团钟玉官网截图。jpg
  6月5日
  康得新2亿美元理财出借款或无法收回。

  6月19日
  康得集团提议免去肖鹏、侯向京董事职务。
  .证.券.时.报.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