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坤维:新股价格走高上市公司利益最大化破发增加投融资平衡何解

时间:2022年01月13日 08:34:32 中财网
  新股定价高低是一块蛋糕,定价高了,上市公司和部分中介机构利益大了,投资者利益少了,反过来,定价低了,上市公司和部分中介机构利益少了,投资者利益多了。最近新股不间断破发,引发市场热议。

  新年第一家上市就破发的新股是科创板的亚虹医药,发行价并不很高,只有22.98元,开盘价是20元,直接破发,上市首日收盘价是17.60元,现在股价是17.61元,之所以破发,在于公司依然是亏损态势,公司预计2021年1月至12月净亏损-20,064.19万元至-24,183.81万元,实际上新股破发自从去年11月以来,破发率明显增长,有几个交易日天天新股破发,引发市场较大的恐慌心态,部分个股出现新股大面积弃购,2021年10月以来,共有17家新股首日破发。

  市场很多观点是乐见新股破发的,对于资金超募确抱有极高的容忍度,甚至认为新股定价提高资金超募是市场化改革的胜利,是注册制下必然产物,可是对于注册制下,出现资金募集不足,大加鞭挞,认为是机构抱团报低价,当然也不能否认新股抱团报低价现象存在,纷纷呼吁修改询价规则,监管顺应市场呼声,从四个方面修改了规则,关键一个是报高价剔除比例,从不低于10%调整为不超过3%,倡导建议高价剔除比例不超过3%,不低于1%,新股发行价明显走高,出现了破发增加。

  针对询价新规实施以后市场新股定价走高破发增加,上市公司资金超募增加甚至出现严重超募,有观点认为,“询价新规实施后,机构抱团压低发行价的问题得到改善,新股发行价格趋于合理,上市公司能够通过IPO募集更多资金,实现利益最大化。”,新股定价就是一块蛋糕,上市公司利益最大化,投资者利益是不是意味着最小化,这是一个很敏感又很棘手的问题。可能是专家有专家的角度,投资者有投资者的角度,角度不同,可能是观点迥异。

  新的询价制度下,报低价改善,新股定价走高募集更多资金,上市公司利益最大化,是不是意味着抱团报高价呢?需要更多的观察,就是新股定价更加合理,难道新股价格走低,资金募集不足,就是新股定价不合理,这有点令人不好理解,上市公司利益最大化是好事,投资者新股赚钱就不是好事。新股定价最佳方式是大部分公司按照募投项目募集资金,既不亏缺也不超募,当然这是理想方式,很难实现,但是要避免大量上市公司出现资金超募,也要避免大量公司募集资金不足,注册制以后,新股募集不足上市公司也不是比例很高,实属正常,资金募集不足何必大惊小怪。

  既然是市场化博弈决定新股,就应该允许上市公司资金募集不足,甚至出现发行失败,回顾那些超低价发行资金募集不足的新股,发行定价估值并没有被市场机构刻意压低,新股定价市盈率水平依然高于同行业上市公司,新股定价很低资金募集不足,有上市公司本身质地不好因素,上市公司质地不好出现低价发行资金募集不足,就要修改询价规则,通过制度改革让机构抬高询价,这不是强人所难吗?机构被迫抬高新股定价,资金超募了,上市公司利益最大化了,可是投资者遭遇新股破发损失,投资者利益不就遭遇严重损失吗?这还是投融资平衡吗?

  新股定价抬高,资金超募,上市公司把资金用于投资理财,获得几个点的低收益,有的上市公司甚至理财出现被骗损失惨重这样的教训,就是新股改革的胜利,有点天方夜谭。如果上市公司把资金用于投资理财,投资者不如自己把资金用于投资理财,何必转手上市公司投资理财。

  新股定价是一块蛋糕利益是固定的,定价高了,上市公司和部分中介机构赚的盘满钵盘,可是投资者承受新股破发损失惨重,这肯定不是注册制的最佳结果。会破发的市场才是正常市场,那么资金募集不足甚至发行失败也是正常市场,新股询价机制调整抬高发行价格中枢合理性就值得探讨,新股定价既要满足上市公司募投项目需要,也要满足投资者赚钱的需要,两者不能偏废。

  A股存在一种观点,资金超募喜闻乐见,是市场化改革的胜利,而新股价格走低股价大涨就是要被声讨,这是不太客观的。
各版头条